蝠夜

名注齐天意未宁——大圣归来简短杂感

乐者初晗:


与其说是大圣归来的观后感,不如说是把这部电影引发出的从小到大的西游情结做个收束,单纯地说说自己而已,要是一不小心起了反作用让人误以为这部电影单靠着情怀刷榜,那可是大错特错了。


结果写着写着师徒笔墨占了多半,干脆改成由大圣归来引发的西游师徒情结抒怀好了……也不恰当,说是抒怀的东西,永远意在笔先,琐琐碎碎的感情皆不成文。


 


该从哪里说起好呢。


果然还是先从开场吧。


尽管一天只排了两场,早上一场晚上一场,但出乎意料的是满座,小孩子与同龄生各自占据半壁江山。有些道理在自己心里百转千回唯恐说的差了,从孩子们嘴中却能毫无顾忌地明白说出来,没有经过任何雕琢,最简单最朴实,也最深刻。


邻座的那个孩子在座位上总也坐不安分,他一时攀在椅背上一时盘坐下来,又一时扯住大人或者更小弟弟的衣袖,另一手指着屏幕振振有词


——这是大圣归来,不知道吗,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孙悟空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是最厉害的。


 


是了,孙悟空,那只天生地养的灵明石猴,那只来自东胜瀛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的美猴王,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会七十二变。


那是怎样的一个存在,透过那个兴致高昂的孩子,依稀看见小时候的我高高翘着脚丫趴在床上,眼也不眨地盯着老式飞利浦电视机偶尔还会出现雪花点的屏幕,等着熟悉的“魑魅魍魉怎么他就这么多”的响亮歌声和“吃俺老孙一棒”的桀骜棒喝,那时的广告时间远比现在良心时间也短得多,但在期待的心情里即使是一秒也会被无限拉伸,耐心就被放在火舌上炙烤翻滚煎熬,盼啊盼盼到下一集终于喜笑颜开改了姿势盘腿坐好,当然剧集不会无休无止地播放下去,往往放上两三集就结束了,赶上爸爸休假在家时就会逗我说,那我打个电话给电视台,让他们继续放。幼儿对父亲的孺慕常常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莫名信仰,他说什么我便信什么不带半点置疑,遑论当真误打误撞遇上了电视台加集数的突发情况。


爸爸真厉害。


有多厉害?


就是很厉害很厉害…嗯就比孙悟空差一点的那种厉害!


那时没有描绘的词语也没有类比的对象,第一个蹦出在脑海里的名字就是孙悟空,无论是那个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的齐天大圣还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望风而逃的取经路上大师兄,这样的类比就已经是最高级别的由衷钦佩。


 


通天彻地,汪洋肆意,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金箍棒一摇便召出四方土地山神。童年里对英雄的定义再也高不过他一头。


西天路遥,更须经九九八十一难,唐玄奘既为如来座下金蝉子托世,啖其肉可获长生容颜不老,自长安至雷音寺行来千里万里山水遥阔,又怎会乏了妖物觊觎。历经多少回的千钧一发,木绳捆缚,刀剑加身,烈火深雪,女色倾国,何事何景不曾遇,却无一劫不得顺遂安度。


自是与孙悟空的神通脱不开关系。


那时看电视剧和动画,最不愿看到的情节是三打白骨精,恨逐美猴王,心境总舍不得他受半分委屈,他领了观音菩萨的令护送这个揭下他封印的僧人去往西天求取真经,十万八千里他一翻身的功夫,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踏山峦蹚河流,鞍前马后全心全意满打满算是为了这僧人的安然。惜乎尽数付诸东流,那僧人不辨是非只听旁人挑拨一味认定他作恶,赶了他回花果,不再承认这个徒弟不屑他的好意不受他的礼。


 


原著中的段落作如是描写:


唐僧见他言言语语,越添恼怒,滚鞍下马来,叫沙僧包袱内取出纸笔,即于涧下取水,石上磨墨,写了一纸贬书,递于行者道:“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行者连忙接了贬书道:“师父,不消发誓,老孙去罢。”他将书摺了,留在袖中,却又软款唐僧道:“师父,我也是跟你一场,又蒙菩萨指教,今日半途而废,不曾成得功果,你请坐,受我一拜,我也去得放心。”唐僧转回身不睬,口里唧唧哝哝的道:“我是个好和尚,不受你歹人的礼!”大圣见他不睬,又使个身外法,把脑后毫毛拔了三根,吹口仙气,叫“变!”即变了三个行者,连本身四个,四面围住师父下拜。那长老左右躲不脱,好道也受了一拜。


大圣跳起来,把身一抖,收上毫毛,却又吩咐沙僧道:“贤弟,你是个好人,却只要留心防着八戒言语,途中更要仔细。倘一时有妖精拿住师父,你就说老孙是他大徒弟。西方毛怪,闻我的手段,不敢伤我师父。”唐僧道:“我是个好和尚,不题你这歹人的名字,你回去罢。”那大圣见长老三番两复,不肯转意回心,没奈何才去。你看他:噙泪叩头辞长老,含悲留意嘱沙僧。一头拭迸坡前草,两脚蹬翻地上藤。上天下地如轮转,跨海飞山第一能。顷刻之间不见影,霎时疾返旧途程。你看他忍气别了师父,纵筋斗云,径回花果山水帘洞去了。独自个凄凄惨惨,忽闻得水声聒耳,大圣在那半空里看时,原来是东洋大海潮发的声响。一见了,又想起唐僧,止不住腮边泪坠,停云住步,良久方去。


 


他曾是怎样的存在?叱咤风云,伏虎擒龙,傲啸凌霄,金甲云履凤翅紫冠,八卦炉中炼就一双洞彻火眼金睛,挥棒落星睥睨满天仙神。天宫他尚不放在眼中况乎凡人妖物,偏生要为了这肉眼凡胎滥施好心的僧人生生抑下天性捱了委屈。


当真是不平已极。


 


提及这一节,难免要说道起这位东土大唐的圣僧唐玄奘。原著,六小龄童版经典电视剧,99版动画,无一例外地,这位唐僧的形象都是迂腐刻板到难以惹人好感的,他固然虔诚向佛百折不回,却手无缚鸡之力,不得不承认他性子里存在软弱怯懦,心慈到一定地步就成了善恶不明。也唯有在上当受骗落人陷阱之后才记起大徒弟的提醒才呼悟空相救,两次三番全然不长教训。


孙悟空此生曾唤两人为师父,一是菩提老祖,一是圣僧玄奘,前者予他姓予他名,劈破混沌予他启蒙,授他七十二变筋斗云,后者在饥食铁丸渴饮铜汁五百年中予他救赎予他自由,终度他成佛。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道之所存,师之所存。若是由此观之,该是那历劫明心的法师菩提更当得孙悟空这一声“师父”。


 


十万八千里,三十三劫九十九难,十数年山长水远多少回生死之间,怎么想都有点小小的不是滋味。打破这个固有印象的是TVB版的两部西游记,内地第二部播的更多更频繁些,当时以通臂猿猴单元剧情为界分上下部,分别名为天地争霸美猴王和云海翻腾孙悟空。


TVB九十年代的电视剧虽然不遵原著但以感情刻画见长,不论武侠还是神话剧情人设都独出心裁。而西游记中的这位唐玄奘,于圣僧一称当之无愧,而在圣僧之前,他更是个师父。


他是个怎样的人?


与其说像西游记中居于上位的取经组合领导者,不如说更像是走出大唐西域记记述中活生生的历史,容止端严,谦和恭谨,妙辩无双,又非食古不化。一心向佛,佛性颖悟,却不乏温存人性,心存善念,对众生一视同仁,却清明澄澈绝不顾此失彼。取大乘佛法为的是普度众生,己身于大道何足惜,仁字当先苍生为念方为圣僧。师徒歧路之时大雷音寺当前,他却字字句句掷地有声,佛祖曾割肉喂鹰,观音可为老者不成佛,地藏王更放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他又何忍见徒弟再入妖道万劫不复、又为何不能为护了他山水千程的徒弟回头。佛性相度宽和以待,明镜止水春风化雨方为师为父。


他是个会回头的人。为长安一城百姓,为错踏殊途的弟子,纵使回头又是一生一世成佛路杳。


大智大勇,大慈大悲,他诵念的经文不是唠叨不是咒文,是芸芸之间散播的希望。一如这部中的配乐歌词唱的一般无二


——戒恨戒憎不戒深情,戒欲戒痴臻于入圣。


一生只跪三人,跪如来跪观音,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如果是这个师父,值得此生无双。


 


……题外话说得多了。还是回到大圣归来上来。


大圣归来不是传统的西游记故事,或许可以理解为平行时空里发生过的因缘,或许如传说中一般前尘今生。


在那样的一世里,他没有成为圣僧,没有成为师父,没有成为唐玄奘。他只是不谙世事不及长大的江流儿,襁褓中失却父母,随恩师颠沛流离,孩童心性顽皮跳脱,向往英雄向往神话。


而他依旧是齐天大圣,天宫阎罗何曾入眼,千古八方逍遥纵狂,美名千家传万家说。


 


不稳重,不成熟,不用提心吊胆,不担心自己是否有生命之虞,因了年岁对佛祖的态度都并非虔敬,江流儿滴溜溜转着他的大眼珠,恨不能将皮影戏上的一切画面收进眼底收进心底,沿街民众俱是瞧得惯了摇头叹息道是又是江流儿、江流儿又来了,颇有些恨得牙痒又无从下手的无可奈何。对师父法明含了慈祥的责怪嬉笑玩闹不以为意,古灵精怪伶牙俐齿好不叫人费神。


天真,单纯,淘气,童稚。


没有了那些古板陈腐的规矩条框,江流儿便只是江流儿。


 


人们常说冥冥之中,或许这世间真的有一种可以称之为命运和天意的东西存在,冥冥之中,江流儿还是跑到了五指山,还是揭开了佛祖的六字真言,还是让那被压五百年的心猿出了世。


他救了他一次,他替他退了妖怪也救了他一次,扯平。


没有恩情,没有向观世音的承诺,孙悟空亦只是孙悟空,他甩甩手不打算理会这个小屁孩儿,至于护送去西天雷音寺?这辈子的剧本里可没写。


恰好相反的是,江流儿整整背篓小步快跑一直跟在他身后,赶也赶不走浆糊似的黏人,啊不,黏猴儿。


 


大圣,你说我念经的时候佛祖能听见吗?


听见,肯定能听见,那老头最喜欢管闲事了。


大圣,二郎神真的有三只眼睛吗?


大圣,大圣,巨灵神是不是力气很大?


很大。


四大天王是兄弟吗?


是姐妹。


那哪吒是男孩吗?


不知道。


托塔天王有塔吗?


没有。


那塔里有人吗?


唉没有。


 


一个问得不厌其烦不厌其详,一个答得不情不愿言简意赅,若是江流儿信以为真,将来瞧见这些问题的正主不知会不会又脱口而出些天马行空的疑问,想来大致又是好一场异彩纷呈。


 


如果要说这场影片里自己印象最深的画面,是在那家暗流涌动风云诡谲的小小客栈一方屋子内,八戒在屋外鼓捣他的,大圣高高倚在窗上屈腿望天望月,江流儿哄睡了女孩儿大字型摊在床上,打着精神问佛祖到底能不能听到他念经,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很是心满意足,复补充道那我一定要好好念经,到时就去求佛祖让他把法力归还给大圣。


那似乎是个嫦娥仙子心情极好的晴月夜,广寒悬于天际历历可见,月光照的整片穹顶都皎洁清澈起来,月色仿佛自带了柔化功能,笼过土地漫过河流,本就模模糊糊的夜间愈发添了朦胧的帘幕,连带着大圣本该嘲笑的话语都温柔得不可思议。


谁说天真不是好事呢,执着相信人性本善,秉性之中光明必不离弃,一心一意只为他人盘算,对谁好便直言是对谁好,最单纯的温柔往往才是天底下克服纷杂人心最直截了当的利器。


 


齐天大圣是不会死的呀,他只是睡着了。


说书人如是评说,深以为然的又何止江流儿一人。


自原著衍生而来的难以数计的磨难历劫,边跺着脚焦虑边着急的是为什么大圣还不出现,只要他一出现还有什么事儿不能化险为夷。


如同信仰。深深掩埋在风化的飞尘之下,却无论外界是否沧流横绝,一朝得以崭露,便令所有人发现他的光芒始终历久弥新,红袍金甲迎风猎猎,如意金箍一出,定河海、振山川、平人心。

评论

热度(24)

  1. 蝠夜乐青桐 转载了此文字
  2. 踏风与游乐青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