蝠夜

【米优】七日红鸢尾

Atlantis:

*短篇




*红花梗【部分地方稍有改动】




*不去更「if」正文而跑来开这个了( •̀∀•́ )【正文一个字也没写】




*这次尝试着直接往手机上码字的(๑•ั็ω•็ั๑)




ok的话向下👇




















——————




优一郎的左眼中长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花苞,与森林绿色的眼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优一郎觉得着很奇怪,眼里居然长花什么的,用手碰了碰花苞,却感觉到痛觉很清晰地传到了大脑,不断昭示着它已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这让优一郎想想就感觉瘆的慌。「这样又会被当成怪?物吧……」优一郎无奈地想着,拿起一卷绷带缠绕上左眼,小心地不弄伤花苞。




现在的花苞还小,缠上绷带后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优一郎满意的对着盥洗镜照了照,转身就出了宿舍门,完全把花的生长抛到了脑后,应该说没有想到,花苞会慢慢长大,突破他的眼膜,但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到了食堂,一眼就看见了筱娅那个永远也不会消停下来的人在那里调戏着三宫和君月,另外两人也就这么习惯性地给惹火了,开始在那里拌嘴。优一郎无奈的耸耸肩,端着自己的早餐迈开步子就朝他的「家人」走去。与一先察觉到了优一郎的到来。




“啊,优君,早上好”




为了缓和这里尴尬的气氛,与一赶紧想优一郎打招呼,筱娅也顺着看过来,但她明显属于不损别人就会死的那种,对优一郎也如此。




“哈哈~看看我们的万年处男来了~”




“筱娅你就不能闭会嘴”




优一郎放下餐盘,开始在那里解决一日的早餐。但是左眼的绷带太过于明显,别人不想注意到也不行,更何况这些爱闹事的家伙。




“诶?优君你的左眼受伤了么”与一先一步问了出来,如果让筱娅问的话后果有些不堪设想。




“嗯?左眼么?只是有些难受而已,没有多大的事”




优一郎很罕见地撒了谎,还是面不改色的那种。对于以前那个阳光而又害羞的少年来说,军队的训练已经让他成熟了很多……




“哈哈~你确定不是又犯中二病?”




“筱娅你一天不损我会死么”




“哈哈~会的哦”




在接到下一个任务之前,筱娅分队就会一直待在总部,整天除了每日的训练之外,也没什么其他可做的了,休息时间一抓一大把,这在之前可是很少有的,「大概是红莲那家伙开窍了才给我们放假的吧」优一郎这么想着,慢悠悠地朝着图书馆走去。




自从上次在新宿碰到了米迦尔之后,欣喜之余优一郎一直在寻找把成为吸血鬼的米迦尔变回人类的方法。即使成果甚微。




现在已经是黄昏,霞光穿透磨砂的玻璃映照着空气中飘飘然的灰尘,某种程度上优一郎很喜欢这种静谧的感觉。像一只慵懒的黑猫一样伸了个懒腰,想着自己今天到底干什么去了,居然现在才到图书馆来,一边走向书架,准备进行这一天的工作。




但是图书馆的管理人员却叫住了他,那时一个和蔼的中年妇女,似乎是很早之前与鬼有所接触,才没有染上病毒。




优一郎停了下来,想着现在不是还没到闭馆时间么,愣愣地看着她走向自己。




“优一郎君还真是勤奋呢,不是今天中午的时候说今天下午要去训练什么都不来了么”那个女人顺带指了指她给优一郎专门空出的桌子上的一大摞书“再说你不是说今天这些书该整理的都整理完了么,今天先休息吧,别太累了。”




优一郎终于察觉出哪里不对劲来了,他压根就不记得今天上午有来过图书馆,今天上午他明明是去……是去干什么来着?优一郎有些头疼的想着。察觉管理员看自己疑惑的眼神,优一郎感觉打了个晃。




“啊哈哈……有一些东西忘写上了,过来补上而已”




优一郎有些尴尬的说到,看着她安心了然后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拍了拍自己的肩“那就赶紧去吧,快点弄完回去休息”




“嗯……明白了……”




优一郎表面平静的说道,但是心脏却是突突突地跳得飞快。看到管理员点了点头之后,立马踉踉仓仓地跑到桌子旁边,快速的翻看着自己的笔记本。




「不对……不对……不对……!!」




优一郎捏着纸张的手有些颤抖,他完全没有记忆自己写过这些东西!!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优一郎抱住头痛苦地靠在书架上。




捂住眼眸的手一下子碰到了那个花苞,这让优一郎一个激灵,「说不定与这个东西有关……」于是优一郎拼命地查找与花有关的书,但基本上局限在了植物大全这么一个程度上。




优一郎咬了咬牙「只能去问阿朱罗丸那家伙了……」




优一郎拿起阿朱罗丸,苍白着脸和管理员道别之后就回到了宿舍,他怕听到真如他所预期的答案后,自己会失控。




小跑着回到了宿舍,阴暗的环境一下子让优一郎适应不过来,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背靠着微微喘息着,张开的嘴试图吸进更多的空气来平息脸上的红潮。确认门锁好了之后,优一郎走到盥洗池前,拆下眼上的绷带,红色的花苞似乎比早上长大了些许。用指腹轻压着眼睑,优一郎可以很明显得感受出幼花筋络的跳动,像血管一样,交错纵横,密密麻麻地连接着作为“心脏”的红色花苞。想到花的根脉可能会充斥着自己的身体后,优一郎没由得一阵恶寒。




“阿朱罗丸……!!”这是优一郎获取信息的最后手段了。




“诶~这不是优么,这次怎么主动叫我了?”




“只是找你问点事而已”




“哼~看你现在这样子……”阿朱罗丸瞄了眼优一郎被捂住的左眼“反正也是来问这个的吧?”接着她用手指了指自己被头发盖住的左眼。




“你知道这花的事吗!!?”优一郎冲着阿朱罗丸大喊着。阿朱罗丸冲他摆了摆手,撩起自己的头发来,露出从未在别人面前展现过的左眼。




“啊,是啊,只是一点而已,毕竟我也得过这种奇怪的「病」”




左眼的部位是一片黑色的空洞,连同内容物一起,没有被留下,被强行扯断的神经早已腐烂。




“在它还是花苞时,成长的过程中就察觉到了,这个东西,是以我们的记忆为食粮,但不会致命。”阿朱罗丸放下头发,继续对着优一郎说“所以一开始察觉到有记忆缺失时,我就把它强行给扯了出来。”




“那我也可以把它……”




“不行,也不可能。”阿朱罗丸打断了优一郎的话,怕他真会这么干。“这个东西的根是连着右脑的,那是专门储藏记忆的区域,所以在左脑的基本常识记忆不会缺失。但因为我在变成鬼之前是吸血鬼,一个贵族,恢复能力很强,所以大脑除非全部损伤之外大体都能够恢复,但你,一个人类就不能相提并论了,即使你拥有非人类的部分。”




看着慢慢颓废绝望在自己眼前的少年,阿朱罗丸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次她是无能为力了,只能让他自己静静想想吧。




优一郎躺着床上,静静地接受这这个不可否认的现实,细细数着他和米迦,还有家人的点点滴滴,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在崭新的床单上晕出一摊水渍。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筱娅他们发现优一郎开始随身带着一个本子,时不时地在上面圈圈写写,他们还去调侃他「你这个白痴终于开窍了准备发奋图强了么?」,但是都被优一郎安静的笑的沉默给挡了回来。




两天后,绷带也不能掩盖住逐渐成长的花苞,优一郎也只好无奈地和筱娅他们解释,说什么其实没什么大碍,只是感觉有些别扭而已之类的,最近自己状态不好也是因为这个。而他们也意外地相信了,谁知道炽天使实验会有什么样的影响的呢,如果只是一朵花的话那就算是好的了。这是他们共同的想法。




而也就在第二天,也就是长出花苞的第四天早上,优一郎收到了「家人」为自己准备的一个半边狐狸面具,镂眼出正好让花苞露出来,让人以为是面具上的一个装饰而已。




优一郎很感谢他们,即使已经只记得他们的名字了。




第五天,他们接到了前往名古屋的命令。优一郎握了握拳头,自己已经不太记得近两三年的事了,挥刀时也完全在顺遂本能。「想为死去的米迦复仇……啊不对,阿朱罗丸说米迦还活着来着?」优一郎又拿出本子在上面圈写。




黄昏时分,他们开始动身前往名古屋,橙红色的霞光映照着残损的大地,优一郎带着面具沐浴在黑夜来临前最后的光明,左眼妖异的红色花骨朵映衬得画面更加诡异。




幼花已经咧开了它的小嘴,欢快地笑着。




晚上在海老名服务区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就接到了各个分队的具体任务,他们与鸣海真琴的队伍编到了一起,去讨伐第十五始祖。




然后接下来的一天,他们很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但优一郎却一直很恍惚,不由得感到悲哀,自从昨天开始,这朵花就没再成长过,记忆的流逝也变得缓慢了,这让他在安心的同时又觉得不安,优一郎望着他们临时驻扎的地方,然后又抬头看着星空在那发呆。




「接下来是去名古屋政府么……」




因为昨天一天都奔波战斗,大家都已经到了极限,所以第二天也计划出发晚点,好好休整一下。但是优一郎却辗转睡不着,于是爬到屋顶,在曦光下翻着自己随身的笔记,并一次次地记下了新的内容。




待到太阳完全升起来后,优一郎小眯了一会,像一只猫一样,眯起狭长的眼线,抬头洗浴着晨风,直到听见下面悉悉索索大家起床的声音。




简单解决了一下早饭,两个小队就这么结伴而行,优一郎只是反常地跟在后面,看着周遭的景色,忘了上次这么悠闲地赏景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已经了解原因的鸣海真琴他们也很识趣地没有去打扰他,只是认为他是因为「怪病」又犯了。是的,「怪病」,筱娅他们只能这么解释。要是优一郎知道的话,一定会同意的,他现在患上了一种「怪病」,一种无法医治的病。




晌午,到了名古屋政府的他们,眼前的景色让他们震惊,其他将近二十多人如同罪人一般被绑在了十字架上。他们变成了俘虏。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了。在留下鸣海他们队来解救队友的同时,优一郎他们去寻找红莲。




很不幸的是他们遇上了第十三始祖,克劳利·尤斯福德。他们试图将红莲和深夜救出来,但无奈克劳利还有两个身为十七始祖的随从,只能将深夜一人救出。




经过不停的袭击,在临近黄昏时候终于以比较惨重的代价把红莲救回。天已经开始有点暗了。




“那个白痴优又跑哪去了?”红莲在处理伤口的同时问着同样遍体鳞伤的深夜。




“哼~好像出去转转的了”




“什么!?在这时候出去转转!?……嘶……疼疼疼”




红莲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捂着伤口。




优一郎沿着建筑物的墙边前进着,毫无目的,脚下好像踩着棉花一样。于是感觉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坐了下来,拿起本子又准备记些什么。




刚刚写到一半,却被一闪而过的白色人影按倒在地,优一郎忽然有些恨自己怎么这么粗心大意。但是定眼看清楚眼前人的身影后,不由得一颤,无论身心。




“小优!?终于找到你了!”米迦尔穿着城市防护队的服装,贴身的衣服修剪出他美好的线条。




“米迦……”优一郎张开手臂拥住了米迦尔。米迦尔很惊讶于他的主动,但也默默接受,回抱着他。




“小优你的左眼怎么了,是不是那些人类有对你干了什么!”米迦尔埋在优一郎的颈窝中闷闷地问道。




“呐,米迦,你喜欢红色的花么?就像这一朵一样”




“不是小优你……”




“米迦你喜欢么?”




“……嗯,喜欢哦,只要是小优的一切”




“是么,太好了呢”优一郎释然的对米迦尔笑了,这让米迦尔感到害怕,像是小优要离开他到很远的地方一样。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呢”优一郎望着渐渐出现的血红色霞云说到,夕阳西下,暮光洒落在了优一郎身上。




“小优你在说些什么”




“小优?啊嘞?我是叫小优来着么?”红色的花瓣从那个小口开始,一瓣瓣地剥开,花朵在迅速地汲取着「养分」




“小优你怎么了,你快点告诉我啊”米迦尔带着点哭腔,抓住优一郎的肩无力地问着。




“我这是怎么了,对不起,我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是谁来着”血红的花吐着嫩嫩的蕊舌,完全舒展开了它的花瓣——那是一朵漂亮的鸢尾。




“对不起啊,我全都忘了,但我只记得三件事了”优一郎抚上米迦尔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第一,随身携带的本子非常重要,不能忘记它的存在”优一郎指了指散落身侧的本子。




“第二,我的家人是米迦尔,他说他喜欢这朵花”优一郎有点小开心地笑了,两个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留下了泪水。




“第三,即使终焉是忘却一切,那我希望在最后传达我的爱意,我爱着他,百夜米迦尔,我爱你,米迦。”




说罢优一郎贴上了米迦尔的嘴唇,两个人都泪水早已交融在了一起。




米迦尔按过优一郎的头,加深了这个吻,两个人都在哽咽着,此时的吻填补不了米迦尔痛楚的心。最后,优一郎先退开了。




“明天我大概会忘记一切吧,连米迦你的事也是。所以最后拜托你一件事,在它正常败落之前,请把它扯断,这样我就会死亡。”




“不!小优,我不会让你死的!”




“不,米迦,比起忘记你,与你为敌,我现在的确是帝鬼军吧?而米迦你是吸血鬼……本子上这么记的……我更甘愿于迎接死亡”




“小优你……”




米迦尔的手被优一郎执起,放在自己的左眼的花蕾处。




“来吧,米迦,忘却一切的「小优」将不再是你的「小优」了,所以趁现在,杀死我吧”




优一郎干涸了眼泪,安详的闭上眼睛,准备随时拥抱死亡。米迦尔像是下定很大决心一样,手使劲掐住那朵红色的花,喉中发出一声嘶吼,猛的一下把那朵鸢尾给拔除了。优一郎的身子也像落叶一般,飘在了米迦尔的怀里。米迦尔撕心裂肺地吼叫着,如同陷入绝境的野兽,绝望的野兽。




风簌簌吹过,落在地上的本子哗啦啦的翻动着,到了最后一页,优一郎还未记完的一张。




————————————————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很清晰地感受到了花的脉搏,我知道,它今天就要开放了,然后我会忘记一切,忘记米迦。




在现在这个地方的话,不是被吸血鬼杀死就是被帝鬼军带回吧?那都会是完全失忆的我了。那样如果回到帝鬼军,总有一天会和米迦碰上的吧,那「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落刀,但是米迦呢……?




那样会被「我」给杀死吧。




我不想啊,我想在最后见见米迦啊,想亲口对他说我爱他啊!




…………




但那样太任性了吧,说爱他又这么抛弃他走掉了




百夜优一郎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好像已经不是人类了……




——————————————————




之后,那个金发少年和黑发少年都不见了,连同那把佩刀,那朵红花。




有人说黑发少年已经死了,金发少年埋葬了他,连同自己。




有人说金发少年一直守候在黑发少年的墓旁,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还有人说,金发少年,那个吸血鬼,把黑发少年也转化成了吸血鬼,只不过黑发少年成了一个没有记忆的人偶罢了。




但有人反驳说,金发少年他成功地把黑发少年的记忆恢复了,并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一起生活着。




但这一切都是传于众口而已,真正的,谁又会知道呢,大概只有金发少年和那朵带着黑发少年记忆而变得不朽的红鸢尾了吧?




红色的鸢尾花,代表着绝望的爱。




————全文终————



评论

热度(63)

  1. 汚れ九酒皈依 转载了此文字
  2. 蝠夜九酒皈依 转载了此文字